春立

主松相关/数字一十四,长兄,马鹿/最近弹丸热:狛日/微all日/eva:薰嗣大爱❤
产出:文/涂鸦/自汉化/搬运(无规律更新
这里春立(◍•ᴗ•◍)lovelove~☆

#侵删

p2原twi

裁缝师的秘密恋情❤

ps:谢谢塔防爸爸,一十四结婚快乐💜💛

指绘,觉得这首歌真的不错,但是画不出十四的感觉,天使是不耍酷的(误)
2p是偷了kara的墨镜

#自汉化
#侵删
作者twi:一色@issyoku5551
附:空松的小表情hhhh

#侵删
twi上田中太太发的的oso↓

oso【“在和男友约会”来使用也可以哦】

p2原twi

附:太可爱了这只oso!!

#自汉化
#侵删
twi:umi @moenoumiiii
附:这个太太是壱ロリ迷呢,因为真的好可爱所以擅自拿来翻译了_(:D)| ̄|_真的很想安利大家

#自汉化
#侵删
作者↓
ちーこ 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634330
附:稀少的osoロリ搬运~

【一十四】存在意义


  
*填坑,旧文补全
*似乎无太大意义。



一松会窝在角落里独自抱住膝盖去想,黯淡无光的眼神偷偷躲在膝盖中,但视线则望向了他的弟弟——五男松野十四松。作为排名在家里老四地位的他,在他后面就只有一个十四松还有一个末男松野椴松。但他并没有多去在意那位末子,而是喜欢像这样花费很多时间去打量十四松。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有好多答案,但最主要的是因为,他的这位弟弟太过明亮了。
  十四松的衣服是黄色的,一个如同他自己一般耀眼的黄色,他喜欢打棒球,但并不懂的怎么玩,喜欢张着嘴,只有一根呆毛,行为总是超出常人理解的一个家伙......
  永远都是一副无忧无虑,大大咧咧的嘴脸。
  为什么会对这个弟弟这么了解呢?或许是因为好奇这个与自己完全对立的存在。因为他太阴暗了,至少他的另几位兄弟都是这么评价他的
  。
  “猜不透的家伙”、“不需要朋友”、“多接触可能会被杀掉”、“不喜欢人”
  他自己到无所谓这样的评价,因为他觉得这些说的都是他,他清楚的明白自己就是一团垃圾,不可燃不可回收的废物,包括他那几位废柴neet兄弟。但往往他这样想时,脑海里就会突然闪过去什么,那抹明亮的颜色。
  或许十四松和对待大家都不一样,尤其是自己。
  其实他不能太绝对的说全员都是废物至少十四松要比自己能干的多。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他还在百无聊赖的晃动这一根逗猫棒,这是他无聊却又热衷干的一个动作,而桌子的对面,椴松正专心致志的用手指快速的敲击着他那部白色手机,近乎疯狂的手速脸上却还是不咸不淡的笑着,唯一能看出的则是哪瞳孔里的精光,或许他的脑海里正在酝酿些小聪明,但这与自己无关。
  他又将视线往右边一转,黄色的长袖出现在自己眼前,但不用想就知道是十四松,那袖子无精打采的垂直于地面晃动着。 袖子的主人也看上去无精打采的样子,身子摆成大字型的面朝天花板赖在那颗健身球上。十四松嘴巴张嘴,盯着天花板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十四松?”一松抬头张嘴轻轻的喊了一下十四松的名字,十四松听罢把身子翻了个面脑袋歪着看向一松“怎么了?一松哥哥。”
  “今天不去打棒球吗?”
  “不了,今天想待在家里。”
  “那要出去散步吗,看小猫之类的...”
  “嗯,不行有重要的事要做。”
  “什么事?”
  “这个是秘密啦!”十四松说罢笑了一下,一翻身从球上弹了出来,他用手手轻轻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然后又带着那副呆呆傻傻的样子,走到一松身边坐下。
  他转头对一松说:“一松哥哥,今天要去做什么吗?” 来自少年的气息,那是带着阳光朝气的味道。就像身边突然多了个暖炉一般一松对十四松突然靠近自己的举动表现的非常不适应,脸上隐隐有发汗的迹象,但是那声音依然是平稳冷漠的回答着
  “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
  “那要不就出门散步吧!”
  “你不是有重要的事要做吗?”
  “陪一松哥哥做什么都很重要呀!”
  
  于是两个人就出门了,当然就像往常那样,一松戴着口罩走在前面,手里牵着绳索而另一头就是打扮成小狗的十四松。虽然说是散步,但他们的散步方式却从来都异于常人,一开始一松还会为此单方面问过十四松不觉得讨厌吗,但是答案则是不讨厌。就这样数次下来,他也渐渐习惯了和十四松这样奇怪的相处模式,和别人不一样也挺好的。
  “哥哥,街角有一家宠物店。”
  “十四松,你可不是真正的宠物哦。”
  “嗯....哥哥不用给猫咪买点东西吗?”
  “说的也是,去看看吧。”
  进入宠物店以后,十四松看上去倒是很兴奋,一下就冲了进去把店员都吓了一跳,而一松则是在后面安静的挑着猫粮,嗯就决定是这几个了。等一松这样想完以后,一转头才发觉十四松 已经不见了。
   “十四松!”
  他惊慌失措的跑出了宠物店,外面夕阳的余晖照耀在人脸上,太阳落下山去,马上就要天黑了。
  他奔跑着,努力去找寻十四松的身影,大街上早就没多少人了,他转头往小巷里跑去。曲折的小巷道路一直延伸到看不尽的远方,十四松,你在哪里?
  一松心里的野兽已经无法抑制和躲藏,他在害怕。
  像是失去了理智,只是一味的往前跑着。
  天黑了下来,月亮慢慢升到了天空之中。哪里都没有十四松的踪影,哪里也没有。一松停了下来,他抬头望向夜空中的星空,十四松你在那里吗?你在我找不到的地方躲着吗?
  一松往四周望去,他在一个狭小拥挤的小巷的中央,他突然觉得这里很适合自己,阴暗、潮湿,让人感到不安与恐慌。但是现在涌上他心头只有无尽的孤独。
  他找不到十四松,他会失去十四松吗?
  一松把头埋在膝盖里,其实一直都是他太冲动了,或许十四松现在就呆在家里和那群笨兄弟们一起看着电视等着自己这个不可燃的垃圾回家。
  他只能给他们带来麻烦,不是吗?自己又做了多余的事。
  可是。
  他现在只想见到十四松。
  他起身站了起来,走出了这个小巷,乘着黯淡的月光走在回家的路上,也许十四松只是提前回家了。
  “哥哥!一松哥哥!” 熟悉的声音传入了耳内,他猛地一抬头看到的正是那张自己担心了许久的人的脸。十四松在对面的路口朝自己挥着手,脸上脏兮兮的,衣服也不知道怎么弄的破破烂烂的,但是手上却是抱着一个什么东西。
  一松心里叹了口气,也放下了心,整理了一下就往十四松的方向走去了。
  “刚刚怎么突然不见了?”
  “唔,东西被狗狗叼走了。”
  “哈?”
  “嘿嘿,就是这个!”
  十四松将抱在怀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只看见是一个黄色小猫的玩偶,不过总感觉这个小猫很眼熟。
  “这个是野球猫!!!是拥有野球之力的猫咪,和十四松一样喜欢野球哦!哥哥这个给你,以后十四松不在的时候就可以一起玩了!”
  一松听罢不语,过了一会缓缓地说道“你刚刚就是为了追这个,跑出来了?”
  “嗯!十四松一直在追那只狗狗,不过那只狗狗在厉害也打不过我!不过就是回来的时候迷路了所以绕了好久,但是因为是一定要给一松哥哥的礼物所以就努力的走了回来。”
  “嗯....礼物我收下了,谢谢。”
  一松将那只嘴长大的小猫玩偶抱在了怀里,十四松的样子就像当初给自己找回超级喵时候全身都无一处完好,脸也脏的像只小花猫一样。
  “走吧回家。”
  “嗯!啊一松哥哥身上也好脏啊!也和狗狗打架了吗?!”
  
  一松没有回话,但是内心却有一股温柔的感觉蔓延在心底里,以至于不知不觉的露出了一个笑容,失去十四松时的惶恐不安的情绪,和见到十四松的安心与激动,他大概知道那是为什么了。
  他这个弟弟和谁都不一样,不一样的地方是谁也不能替代的。
  “十四松,回去一起洗澡吧。”
  “哦!”

【一十四】大正甜品店

  *大正设定,没用到一松的烟斗爷爷称呼真是可惜
        *除了甜没了
        *恶俗的作者
        *一发结束

        “哎!一松你知不知道附近开了家大正甜品店。 ”长男小松对着一旁靠着窗边吸着烟斗的一松说。
  一松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看上去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吃甜品,我是说那家店有名非常可爱的看板娘呢!!”
  小松一脸激动地拍着桌子对还是一脸毫无兴趣的一松说道,“你这个反应只是没见到看板娘本人罢了,我和你说那位可爱的小姐朝人一笑真是让人心动啊!”
  “烦死了,你要去你自己去吧,我今天还有事。”
  “哼!不去算了!你就等着我把那位看板娘约出来你再牙酸着后悔去吧!”
  说罢,小松就匆忙的离开了他们所在的店里。一松嘬着烟斗,用手抖了抖里面的灰,望见外面天色渐渐黑了起来,缓慢的起身,披上那件斗篷就往外走。然而刚出了店门没走几步迎接他的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啧。”一松出门时并没有带伞,而距离回家的路程却还有一段路。一松烦望了一眼天色,头顶黑压压一片云层,看上去并没有一时半会要停的迹象。他躲到一家杂货店下面避雨,猛地吸了一口烟缓解内心的烦躁。
  “请问你是在躲雨吗?”背后传来了一声询问,一松回头看了一眼,那人上身穿着黄色条纹的长袖下面则是一条长长的红褐色长裙,外面围了一件白色围裙头上两边梳着两搓短短的双马尾一边用黄色带花的发带绑着,头上还有女仆专属的发带。微微含着笑,那双满含好奇的眼神直盯着他看。
           他几乎是一瞬间就将对方的穿着,外貌,表情全都给装进了眼睛里,映入脑海中,同时脑海里响起了警报声。
  一瞬间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一松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心里头开始发芽了。
  他傻傻的愣在哪里也忘了回答,而来人则是又重复了一遍问题。一松伸手拉低了帽沿,用来遮住他那张自己都能感觉到在发红的脸,点了点头,眼睛飘忽不定。
  “唔,果然是这样呀!那不介意的话和我一同撑伞怎么样?我应该能带你一程。”
  一松嘴巴有点干燥,嘴里烟草的味道好像也带着一股甜味,他匆忙点了点头。心里突然开始感激起了这场雨来。
  黄色的小伞被主人撑开,伞下两个人因为空间太小的原因一侧的肩膀紧紧的靠在了一起。虽然撑伞的人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但是另一边的一松内心早就失控了。他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也能有这种漫画般的奇妙遭遇,而且来人正好全部符合了他内心隐藏的妹控设定。
  混蛋,开心的不想回家了啊。
  “唔,那个我叫十四子,你叫什么?”
  “一松...”
  “嗯嗯!你看起来比我大好多啊,就叫你一松哥哥吧!嗯在前面就是我家店了要不要进去坐坐?”
     “嗯好。”
  心脏你别跳的那么快行不行?还有一松哥哥是什么啊超可爱啊。一松的内心世界已经混乱了,但是表面还是努力维持着平静,他的眼睛偷偷瞄着十四子,真是个可爱的名字就和他的主人一样。
  不一会就到了十四子说的那家店名字叫做【大正甜品店】,一松总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进了店以后,他就不远处那个熟悉的声音。
  “欸???小看板娘不在吗?出去买东西了?什么时候回来?”
  那是小松的声音,一松抬头就看见了坐在正前方的小松,而小松一回头也看见了一松和一旁他心心念念好久的看板娘。
  “啊!小十四子~”小松突然一下站起来想扑到十四子的身上,而一松眼疾手快的就把十四子往旁边一拉让他扑了个空。
  “啊是小松哥哥!又来店里了呢。”
  十四子的手虽然是被一松握在手里但他并没有要挣脱开的样子,而是继续这样牵着向小松打了一声招呼。
  手心里柔软的触感,让一松又是一阵死机,而见十四子并没有挣脱开他,他也就放肆的继续牵着。而一旁的小松回应完十四子,又看见自家四男一脸幸福的表情是非常不爽,又眼尖的捕捉到两个人握在一块的手。“喂喂这不是一松吗?你不是不想来吗?嗯?还有不要占小十四子的便宜啊混蛋。”
  “嘁,要你管。”
  看着两个小眼瞪大眼的样子,十四子又是不禁笑了起来并说道“小松哥哥原来认识一松哥哥啊!”
  “啊,这家伙是我的弟弟啊,十四子要离这家伙远一点哦,我告诉你这家伙
  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呢。”
  小松挤到了十四子和一松的中间然后把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给断开,然后凑近十四子说道末了还对着一松露出了一个使坏的笑容。手上突然失去了那股温度,一松一脸要杀人的表情看向小松“混蛋长男你在胡说什么?”
  “诶呀一松好可怕啊!”小松做作的躲到了十四子背后,偷偷朝他使了个鬼脸。
  “噗,小松哥哥和一松哥哥你们好有趣啊,对了你们先找个地方坐一下吧,我去厨房准备吃的,嗯,一松哥哥想要什么?”
  十四子又笑着看向一松,一松脸又一红小声说道“都行。”
  “嗯!好那我就去做我最喜欢的樱饼啦!”说完就小跑进了厨房。
  “啧啧,一松你不是最讨厌吃甜食吗?”
  “要你多管闲事。”
  一松不去理会小松的调侃,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瞟向柜台后面的十四子。
  “我说过吧,这里的看板娘超级可爱的~小小一只,我的妹控属性都要爆发了。”
  “不许你去碰她。”一松突然转头对小松说。
  “啧,一松你有点霸道了吧,十四子可是大家的~虽然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么可爱的人谁都会心动的嘛。”
  然而说完,他就被一松的那双阴暗的死鱼眼盯得咽了口口水,他突然感觉自己这个弟弟真是太可怕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真是没趣。”
 
  不一会十四子就端着甜品走了过来“这是小松哥哥一直点的布丁,嗯这是给一松哥哥的樱饼!特别好吃哦!”说着十四子的眼里也闪闪发光起来。
  “呀,十四子你坐下来陪我们一块吃吧。”
  小松笑嘻嘻的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余位置,然而同时又接收到了一记一松的眼刀。
  “嗯!好的。”然而十四子则是就近坐在了一松旁边。
  “喂喂,一松你的表情太让人恶心了。”
        小松看了一眼一松感叹道。
    “十四子,要不要尝尝我的布丁。”小松挖了一勺布丁,作势想去喂给十四子,然而没等反应过来一松就把那一口布丁抢走了“啊喂一松,我是要给可爱的十四子吃的,你抢什么!” 一松没理会他,转头就看到十四子盯着自己眼前的樱饼好像在流口水。
  啊好可爱,一松这样想着。
  “要吃我的吗?”一松小声的问道。“啊!可以吗!”一松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一块想要递给十四子,而十四子却直接对着樱饼咬了一口“唔,果然是最好吃的了!谢谢你一松哥哥!”
  一松望着那还滞留在半空中的手,和十四子天使般的笑容,突然又死机了。
  “啊,一松你那个表情真的恶心到我了。”小松在一旁一副要吐的样子。
  十四子则是又对着那樱饼咬了一口“好甜啊,一松哥哥也尝尝!”
  然后十四子直接拿过那一块被咬过的樱饼递到一松嘴边,一松想也没想就咬了一口。
  好甜啊,好像还带着十四子的味道。
  然而等他意识到这就是间接kiss的时候,樱饼也被十四子给吃完了。
  “啊,一不小心都给吃完了,一松哥哥对不起。”
  “啊,没事....”
  一松微低头不敢看十四子,而十四子依然朝着一松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下一次一松哥哥来,我请哥哥吃!”
  “好。”
  神啊,谢谢你。一松这样想着
  他早就忘了自己是个无神论者。
  等要回去的时候,十四子站在店门前朝他们挥手道“小松哥哥还有一松哥哥下次还要来哦!”
  “嗯~小十四子下次也单独和哥哥一起吃东西哦。”
  “呼呼,好呀。”
  一松一语不发,似乎有一些犹豫,他其实还想对十四子说些什么。
  而小松已经促催着他回去了,一松紧张的咬着嘴唇又走到十四子身边小声说了一句话。马上就转头跟上了小松的步子,脸上又是泛着红 。
  而十四子也突然脸红了起来,继而有对着一松的背影喊到:“我答应啦!一松哥哥。”
  
  
  “下次两个人一起去赏樱吧。”

     

【一十四】为茧(二)

“哦——豆丁太结账——”小松晃晃悠悠的靠着案板站了起来,嘴里这么说但是却朝着另一个方向喊着。“啊,这个笨蛋长男啊。”轻松走过来扶住完全喝的醉呼呼的小松,然后略带歉意的说:“豆丁太,今天也麻烦赊一下账啦。”
  豆丁太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朝他挥了挥手说:“啊没事,大家看起来醉的都很厉害啊,还是先想办法回去吧。”
  案板上一眼望去,空松和椴松都是一副昏昏迷迷的样子趴在了两旁,但是却没有看见一松和十四松的身影“诶奇怪,那两个家伙去哪里了?”
  “啊一松哥哥和十四哥哥吗?他们早就回去啦。”椴松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句,手里还是抱着酒瓶不撒手。
  轻松的脑子也一片混乱,眼下麻烦的事也没处理完,也无暇去在意其余两个弟弟了。
  ***
  晚风徐徐吹过,带着一丝凉意。
  让一松的脸感觉到有一些痒痒的,但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手去顾及这个。
  耳旁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十四松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而他的手则紧紧的架住了十四松的两条腿,将十四松牢牢地背在了身上。
  刚刚他就坐在十四松身旁,他并没有喝多少酒,只是看见十四松一直在旁边不吭声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又一杯的酒,直到他一头栽到案板上不动,他边站起身来,把十四松拉起来背在了身上。
  “十四松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去了。”
  “诶...知道了”
  一松转头简单的同一旁看上去有些醉乎乎的椴松说道,然后也不管一旁也同样醉的不成样的兄弟就径直离开了。
  一松缓慢的走着,心里却非常的混乱,十四松会喝到像现在这样醉几乎是屈指可数的次数。什么能让这个看上去没大脑的人如此在意呢?是那个女孩吗?
  因为被抛弃吗?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嘤咛,不等他反应一双手突然环住了他的脖子。
  “十四松?”一松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唔....”
  环住他脖子的力气又增大了一点,而在耳旁传来了十四松的声音。
  “我好喜欢你,喜欢你。”
  一松听罢眼瞳放大,他以为自己听到了幻觉,而十四松的声音却一直重复说着喜欢。
  “十四松?你是醒着的吗?我...”
  内心的期待如雨后的竹笋一般涌起,这种感觉让他的嘴唇干燥了起来,开心、惊喜都交织在一块,那句话几乎就要破口而出时,却被他的下一句话打入了谷底。
  “我好喜欢你,从我第一次在海边遇见你开始就好喜欢你了...”
  他庆幸自己没有将那句话说出来,也痛恨着这样的自己,一松知道自己是肮脏而又懦弱的。从最开始他就是那只不愿意化蝶而飞的虫,沉浸在自己给的安全的假象中。
  他从来都不敢逾越那条线,他早该明白十四松嘴里的那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是他。
  “我好喜欢你,但是....但是我却不敢拦住你,我害怕我阻挡了你的幸福。”
  耳边依然是醉着了的十四松不停的倾诉。
  【十四松,我也好喜欢你,但你和我都是懦弱的人。】
  “我好想和你说其实我不想看到你和他能幸福,那不是我想的。”
  “我好想能....拥抱你,我好想你。”
  【十四松,我也好想抱紧你,可我不能。】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说完这些的十四松又是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一松从始至尾都是一言不发地背着十四松往家走,只是速度非常的缓慢。
  

       勇敢者,拼命的追赶着爱情,而我拼命的追赶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