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立

主松相关/数字一十四,长兄,马鹿/最近弹丸热:狛日/微all日/eva:薰嗣大爱❤
产出:文/涂鸦/自汉化/搬运(无规律更新
这里春立(◍•ᴗ•◍)lovelove~☆

#侵删

p2原twi

裁缝师的秘密恋情❤

ps:谢谢塔防爸爸,一十四结婚快乐💜💛

【一十四】大正甜品店

  *大正设定,没用到一松的烟斗爷爷称呼真是可惜
        *除了甜没了
        *恶俗的作者
        *一发结束

        “哎!一松你知不知道附近开了家大正甜品店。 ”长男小松对着一旁靠着窗边吸着烟斗的一松说。
  一松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看上去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吃甜品,我是说那家店有名非常可爱的看板娘呢!!”
  小松一脸激动地拍着桌子对还是一脸毫无兴趣的一松说道,“你这个反应只是没见到看板娘本人罢了,我和你说那位可爱的小姐朝人一笑真是让人心动啊!”
  “烦死了,你要去你自己去吧,我今天还有事。”
  “哼!不去算了!你就等着我把那位看板娘约出来你再牙酸着后悔去吧!”
  说罢,小松就匆忙的离开了他们所在的店里。一松嘬着烟斗,用手抖了抖里面的灰,望见外面天色渐渐黑了起来,缓慢的起身,披上那件斗篷就往外走。然而刚出了店门没走几步迎接他的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啧。”一松出门时并没有带伞,而距离回家的路程却还有一段路。一松烦望了一眼天色,头顶黑压压一片云层,看上去并没有一时半会要停的迹象。他躲到一家杂货店下面避雨,猛地吸了一口烟缓解内心的烦躁。
  “请问你是在躲雨吗?”背后传来了一声询问,一松回头看了一眼,那人上身穿着黄色条纹的长袖下面则是一条长长的红褐色长裙,外面围了一件白色围裙头上两边梳着两搓短短的双马尾一边用黄色带花的发带绑着,头上还有女仆专属的发带。微微含着笑,那双满含好奇的眼神直盯着他看。
           他几乎是一瞬间就将对方的穿着,外貌,表情全都给装进了眼睛里,映入脑海中,同时脑海里响起了警报声。
  一瞬间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一松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心里头开始发芽了。
  他傻傻的愣在哪里也忘了回答,而来人则是又重复了一遍问题。一松伸手拉低了帽沿,用来遮住他那张自己都能感觉到在发红的脸,点了点头,眼睛飘忽不定。
  “唔,果然是这样呀!那不介意的话和我一同撑伞怎么样?我应该能带你一程。”
  一松嘴巴有点干燥,嘴里烟草的味道好像也带着一股甜味,他匆忙点了点头。心里突然开始感激起了这场雨来。
  黄色的小伞被主人撑开,伞下两个人因为空间太小的原因一侧的肩膀紧紧的靠在了一起。虽然撑伞的人似乎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但是另一边的一松内心早就失控了。他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也能有这种漫画般的奇妙遭遇,而且来人正好全部符合了他内心隐藏的妹控设定。
  混蛋,开心的不想回家了啊。
  “唔,那个我叫十四子,你叫什么?”
  “一松...”
  “嗯嗯!你看起来比我大好多啊,就叫你一松哥哥吧!嗯在前面就是我家店了要不要进去坐坐?”
     “嗯好。”
  心脏你别跳的那么快行不行?还有一松哥哥是什么啊超可爱啊。一松的内心世界已经混乱了,但是表面还是努力维持着平静,他的眼睛偷偷瞄着十四子,真是个可爱的名字就和他的主人一样。
  不一会就到了十四子说的那家店名字叫做【大正甜品店】,一松总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进了店以后,他就不远处那个熟悉的声音。
  “欸???小看板娘不在吗?出去买东西了?什么时候回来?”
  那是小松的声音,一松抬头就看见了坐在正前方的小松,而小松一回头也看见了一松和一旁他心心念念好久的看板娘。
  “啊!小十四子~”小松突然一下站起来想扑到十四子的身上,而一松眼疾手快的就把十四子往旁边一拉让他扑了个空。
  “啊是小松哥哥!又来店里了呢。”
  十四子的手虽然是被一松握在手里但他并没有要挣脱开的样子,而是继续这样牵着向小松打了一声招呼。
  手心里柔软的触感,让一松又是一阵死机,而见十四子并没有挣脱开他,他也就放肆的继续牵着。而一旁的小松回应完十四子,又看见自家四男一脸幸福的表情是非常不爽,又眼尖的捕捉到两个人握在一块的手。“喂喂这不是一松吗?你不是不想来吗?嗯?还有不要占小十四子的便宜啊混蛋。”
  “嘁,要你管。”
  看着两个小眼瞪大眼的样子,十四子又是不禁笑了起来并说道“小松哥哥原来认识一松哥哥啊!”
  “啊,这家伙是我的弟弟啊,十四子要离这家伙远一点哦,我告诉你这家伙
  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呢。”
  小松挤到了十四子和一松的中间然后把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给断开,然后凑近十四子说道末了还对着一松露出了一个使坏的笑容。手上突然失去了那股温度,一松一脸要杀人的表情看向小松“混蛋长男你在胡说什么?”
  “诶呀一松好可怕啊!”小松做作的躲到了十四子背后,偷偷朝他使了个鬼脸。
  “噗,小松哥哥和一松哥哥你们好有趣啊,对了你们先找个地方坐一下吧,我去厨房准备吃的,嗯,一松哥哥想要什么?”
  十四子又笑着看向一松,一松脸又一红小声说道“都行。”
  “嗯!好那我就去做我最喜欢的樱饼啦!”说完就小跑进了厨房。
  “啧啧,一松你不是最讨厌吃甜食吗?”
  “要你多管闲事。”
  一松不去理会小松的调侃,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瞟向柜台后面的十四子。
  “我说过吧,这里的看板娘超级可爱的~小小一只,我的妹控属性都要爆发了。”
  “不许你去碰她。”一松突然转头对小松说。
  “啧,一松你有点霸道了吧,十四子可是大家的~虽然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么可爱的人谁都会心动的嘛。”
  然而说完,他就被一松的那双阴暗的死鱼眼盯得咽了口口水,他突然感觉自己这个弟弟真是太可怕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真是没趣。”
 
  不一会十四子就端着甜品走了过来“这是小松哥哥一直点的布丁,嗯这是给一松哥哥的樱饼!特别好吃哦!”说着十四子的眼里也闪闪发光起来。
  “呀,十四子你坐下来陪我们一块吃吧。”
  小松笑嘻嘻的拍了拍自己旁边的空余位置,然而同时又接收到了一记一松的眼刀。
  “嗯!好的。”然而十四子则是就近坐在了一松旁边。
  “喂喂,一松你的表情太让人恶心了。”
        小松看了一眼一松感叹道。
    “十四子,要不要尝尝我的布丁。”小松挖了一勺布丁,作势想去喂给十四子,然而没等反应过来一松就把那一口布丁抢走了“啊喂一松,我是要给可爱的十四子吃的,你抢什么!” 一松没理会他,转头就看到十四子盯着自己眼前的樱饼好像在流口水。
  啊好可爱,一松这样想着。
  “要吃我的吗?”一松小声的问道。“啊!可以吗!”一松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一块想要递给十四子,而十四子却直接对着樱饼咬了一口“唔,果然是最好吃的了!谢谢你一松哥哥!”
  一松望着那还滞留在半空中的手,和十四子天使般的笑容,突然又死机了。
  “啊,一松你那个表情真的恶心到我了。”小松在一旁一副要吐的样子。
  十四子则是又对着那樱饼咬了一口“好甜啊,一松哥哥也尝尝!”
  然后十四子直接拿过那一块被咬过的樱饼递到一松嘴边,一松想也没想就咬了一口。
  好甜啊,好像还带着十四子的味道。
  然而等他意识到这就是间接kiss的时候,樱饼也被十四子给吃完了。
  “啊,一不小心都给吃完了,一松哥哥对不起。”
  “啊,没事....”
  一松微低头不敢看十四子,而十四子依然朝着一松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下一次一松哥哥来,我请哥哥吃!”
  “好。”
  神啊,谢谢你。一松这样想着
  他早就忘了自己是个无神论者。
  等要回去的时候,十四子站在店门前朝他们挥手道“小松哥哥还有一松哥哥下次还要来哦!”
  “嗯~小十四子下次也单独和哥哥一起吃东西哦。”
  “呼呼,好呀。”
  一松一语不发,似乎有一些犹豫,他其实还想对十四子说些什么。
  而小松已经促催着他回去了,一松紧张的咬着嘴唇又走到十四子身边小声说了一句话。马上就转头跟上了小松的步子,脸上又是泛着红 。
  而十四子也突然脸红了起来,继而有对着一松的背影喊到:“我答应啦!一松哥哥。”
  
  
  “下次两个人一起去赏樱吧。”

     

【一十四】为茧(二)

“哦——豆丁太结账——”小松晃晃悠悠的靠着案板站了起来,嘴里这么说但是却朝着另一个方向喊着。“啊,这个笨蛋长男啊。”轻松走过来扶住完全喝的醉呼呼的小松,然后略带歉意的说:“豆丁太,今天也麻烦赊一下账啦。”
  豆丁太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朝他挥了挥手说:“啊没事,大家看起来醉的都很厉害啊,还是先想办法回去吧。”
  案板上一眼望去,空松和椴松都是一副昏昏迷迷的样子趴在了两旁,但是却没有看见一松和十四松的身影“诶奇怪,那两个家伙去哪里了?”
  “啊一松哥哥和十四哥哥吗?他们早就回去啦。”椴松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句,手里还是抱着酒瓶不撒手。
  轻松的脑子也一片混乱,眼下麻烦的事也没处理完,也无暇去在意其余两个弟弟了。
  ***
  晚风徐徐吹过,带着一丝凉意。
  让一松的脸感觉到有一些痒痒的,但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手去顾及这个。
  耳旁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十四松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而他的手则紧紧的架住了十四松的两条腿,将十四松牢牢地背在了身上。
  刚刚他就坐在十四松身旁,他并没有喝多少酒,只是看见十四松一直在旁边不吭声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又一杯的酒,直到他一头栽到案板上不动,他边站起身来,把十四松拉起来背在了身上。
  “十四松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去了。”
  “诶...知道了”
  一松转头简单的同一旁看上去有些醉乎乎的椴松说道,然后也不管一旁也同样醉的不成样的兄弟就径直离开了。
  一松缓慢的走着,心里却非常的混乱,十四松会喝到像现在这样醉几乎是屈指可数的次数。什么能让这个看上去没大脑的人如此在意呢?是那个女孩吗?
  因为被抛弃吗?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嘤咛,不等他反应一双手突然环住了他的脖子。
  “十四松?”一松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唔....”
  环住他脖子的力气又增大了一点,而在耳旁传来了十四松的声音。
  “我好喜欢你,喜欢你。”
  一松听罢眼瞳放大,他以为自己听到了幻觉,而十四松的声音却一直重复说着喜欢。
  “十四松?你是醒着的吗?我...”
  内心的期待如雨后的竹笋一般涌起,这种感觉让他的嘴唇干燥了起来,开心、惊喜都交织在一块,那句话几乎就要破口而出时,却被他的下一句话打入了谷底。
  “我好喜欢你,从我第一次在海边遇见你开始就好喜欢你了...”
  他庆幸自己没有将那句话说出来,也痛恨着这样的自己,一松知道自己是肮脏而又懦弱的。从最开始他就是那只不愿意化蝶而飞的虫,沉浸在自己给的安全的假象中。
  他从来都不敢逾越那条线,他早该明白十四松嘴里的那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是他。
  “我好喜欢你,但是....但是我却不敢拦住你,我害怕我阻挡了你的幸福。”
  耳边依然是醉着了的十四松不停的倾诉。
  【十四松,我也好喜欢你,但你和我都是懦弱的人。】
  “我好想和你说其实我不想看到你和他能幸福,那不是我想的。”
  “我好想能....拥抱你,我好想你。”
  【十四松,我也好想抱紧你,可我不能。】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说完这些的十四松又是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一松从始至尾都是一言不发地背着十四松往家走,只是速度非常的缓慢。
  

       勇敢者,拼命的追赶着爱情,而我拼命的追赶着你。
  

【一十四】为茧 (一)

  
  *有捏造剧情,注意避雷。
  当一只蝴蝶幼虫即将经历化茧成蝶的阶段时,都会面临一个选择,勇敢者选择大胆的展开羽翼飞向外面的世界。
  剩下一些,则会对未知的世界陷入犹豫与恐惧之中,它们害怕离开自己熟悉的世界,
  而永远将自己留在自认安全的“围墙”里,把自己与世隔绝开。
  而最终死在了阴暗潮湿的茧中。
  .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陷入了这个漩涡之中呢?
  ***
  “她说她过得很好呢。”. 少年平淡的声音传入脑中。窗外层层的云朵把太阳给隔开,沉闷的天气,也对应着他的心情。一松把视线从窗外收回,继又把头埋在双膝之间。而说话的少年因为没得到回应,以为是没听见,迈着步子就朝一松所蜷缩的角落里走过来。“一松哥哥!那个女孩信里说她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呢。”十四松蹲坐在一松面前,又重复了一遍。读信时表情中无意透露出的开心与惊喜,都被一松看在了眼里。
  良久以后,一松开口道“十四松,你现在很开心吗?”
  “嗯....那孩子能够开心的生活就够了,我也会努力像她那样更加开心起来!”
  "你想去见她吗......"
  “已经不用了,毕竟她也有她的生活。”
  一松抬头看向十四松,少年黑色的瞳孔闪烁着光芒,他知道十四松在说慌,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和他待的时间长了以后,其实十四松的情绪变化是很明显的,即便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都会从细微的动作变化中看出来。而刚刚他问出这个问题时,十四松的手同时微微的的抓紧了袖子,那是十四松紧张时就会下意识做出的动作。这些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你......”那句问话还没有出口,一松就已经放弃了,只是伸手像平时那样轻轻摸了摸十四松的头然后说“既然如此,那就认真的给对方回个信吧。”十四松嗯了一声,站起来又跑到书桌边准备开始写回信。
  【那你还喜欢她吗?】
  一松望着十四松的背影,眼神比以往更加的阴沉。那封信里写了什么,一松是知道的,他早就在十四松没拿到信的时候就偷偷打开看过了。而十四松说的也只是那信里内容的一小部分,信里不仅说了女孩的生活现状还提到了女孩在乡下认识的另一位男孩,信里附带着一张女孩和男孩亲密的合照,照片里男孩的模样有几分十四松的影子在,女孩走出了阴影遇见了更加适合自己的人,并且像童话故事一般和心上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好恶心,他都要吐了......
  他讨厌这样恶俗的情节,在他看来这样的故事除了当事人的自我陶醉以外,什么也没有。他微微偏了一下头,看见十四松一脸认真的继续写着给女孩的回信。
  十四松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吧......
  因为看他的眼睛就能看出来啊。
  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连眼睛里也只剩下对方的影子了;
  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一颦一笑都有对方的影子;
  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甚至可以为那个人改变自己。
  呐,十四松,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什么时候开始,大大咧咧粗神经的你开始注意形象打扮、开始一个人偷偷的对着空气练习对话、开始自己一个人研究好笑的笑话......
  第一次因为被一个人拒绝哭的那么伤心呢?
  都是因为那个女孩子吧。
  因为你喜欢她,无可自拔的喜欢上了她。
  愚蠢的,笨拙的,拼命地喜欢上了她。
  最终明明什么也得不到,还害得自己遍体鳞伤,即便这样你还是傻傻地喜欢她。
  十四松,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为什么只愿意痴痴的喜欢她一个人?
  为什么明明她已经有了别的喜欢的人了,还是不愿意放弃......
  为什么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呢......
  回头看看和你一样笨蛋的我呢?
  ***
  “一松哥哥,快点!哥哥们都在豆丁太的那里了!我们也要快点才行!”
  十四松站在玄关处朝房间里的一松喊着,外面的阴天依然不见有消散的样子,远处的电线杆上停留着几只通身漆黑的乌鸦。
  一松缓缓的拖着步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把白色的口罩往上拉了拉,低着头走到了十四松面前。
  “走吧。”
  “噢!”
  十四松转过头就朝门外走出,一路上一松就像以往那样跟随在十四松身后,一言不发。而这次十四松也一反常态的安安静静的走在了前面。在想她的事情吗?
  十四松异常的安静换来的也只是一松内心那股不安与慌张。他在害怕什么?害怕十四松会离开自己身边吗?离开家去寻找新的爱情吗?
  害怕无法再用兄弟的名义待在他身边吗?
  “呐,一松哥哥......”
  十四松率先打破了这个僵局,他缓缓的转头对一松道。
  “一松哥哥,以后也会离开家吗?”
  一松听罢不解的看向了十四松,却发现十四松很迅速的又将头转了回去一个人安静的走在前面。
  就好像刚刚谁也没人说话。
  像她一样离开嘛...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