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立

主松相关/数字一十四,长兄,马鹿/最近弹丸热:狛日/微all日/eva:薰嗣大爱❤
产出:文/涂鸦/自汉化/搬运(无规律更新
这里春立(◍•ᴗ•◍)lovelove~☆

瓶邪#论喝酒后调戏小哥的后果

胖子总和我说小哥就是块完全融不掉的大冰块,那怕放开水里烫都化不开的那一类。我仔细想了想虽然是形容的挺对的,但你说小哥他就真的一点人情都不近吗?所以我在心里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依然是有一点点怀疑的。
然而就是这种平时藏在心底里的东西,往往一喝酒,就会自己从嘴里情不自禁的全说了出来。
好吧,又是一次盗墓回来,是个油斗。除了闷油瓶没拿什么东西以外,我和胖子都是塞的一裤兜,这个数量的名器出去卖那可是笔不小的数目。这么一想心里也痛快,就和胖子一块准备下个馆子,不过一开始是打算就咱哥两个,毕竟不指望闷油瓶这样的人能愿意一块来。谁知道这闷油瓶倒是提出要来,然后我们俩也就痛快答应了。
然而得意忘形的最大后果就是不计后果的乱喝一通,我酒量也算一般这样一轮二锅头灌下来,脑子早就晕乎乎的了,头脑发热,说话也不利索了。而也就是这时我干出那件让我事后非常后悔的事。
嘴上停不住什么都说,那件藏在我脑子里很久的那个问题也就不经大脑的直接脱口而出了。
“哎,我说小哥你为什么对什么事都这么冷淡啊?”
“你是真的面瘫还是性冷淡啊?”
嘴巴里说出了这种大胆的话,而身体就是更不客气的直接极其亲密的揽过了闷油瓶的肩膀,凑在他耳边说着。说完还含糊不清的笑了几声,而闷油瓶到也没有要生气的样子,只是如往常一样的表情,不过这次闷油瓶的眼睛却是因为这个问题而直直看着我的眼睛。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己可真是老虎头上拔毛,也幸好闷油瓶没在意,不然自己当时就能被那把黑金古刀一下子“咔嚓”了断。
不过当时的自己因为那几瓶该死的白酒,已经把所有害怕都给抛在脑后了,见闷油瓶不回答。我晃晃悠悠的又轻轻推了他一下,然后把脸靠的几乎要碰到闷油瓶的脸,仔细盯着看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动作。我直接朝闷油瓶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非常具有调戏意味的说:“那被我亲一口也没关系咯?”
我感觉闷油瓶的冰山脸已经有一丝裂开的痕迹了,但是好像还在努力隐忍着什么,那双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我。而我感觉像出了一口气一样痛快,自己也就只敢借着酒劲来欺负欺负闷油瓶。我心里想着,终于也让闷油瓶体会一下郁闷的感觉了,被男孩子亲一口肯定很不爽吧。
心里舒畅多了,就准备从闷油瓶身上离开,然而视线聚焦依然迷迷糊糊的,身子也跟着找不着北,最后还是一下子失力的坐在了闷油瓶的腿上。我努力想支起身子来,但是却被另一股力气给制止住了。一双强有力的手臂揽住了我的腰,让我没有办法使劲站起来。我嘴里嘟囔着,而下身依然乱蹭一通,却发现怎样挣扎也起不来。而就在这时候,揽住自己的手臂又是加了一层力,让我的后背紧紧的贴上了闷油瓶的胸膛,闷油瓶的嘴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别动。”就像那次在地下疗养院里的情景一般,耳旁就是闷油瓶有些急促的呼吸,虽然声音依然像平时那样毫无波澜但是我能感觉自己后背那一块的温度都像被烧着了一般。
“小...小哥?你能放开我吗?”我感觉脑袋里几乎同时收到了一个危险的信号,让原本浑浑噩噩的神经清醒了不少。我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直贴在闷油瓶的身上蹭来蹭去是个多么不理智的举动,因为正对着自己屁股的那里早就被一个硬硬的东西给抵住了。同样身为男人的自己,比谁都明白那炙热的铁块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不能。”
说罢闷油瓶就将我整个人转了过来,脸面对着他,然后对着我的嘴唇就狠狠地亲了上来。
一个极其带有掠夺性质的吻,让我和他不得不唇舌相交,口腔里充满了闷油瓶的气息,我被他吻的喘不过气来。脑袋里乱成一团,已经无法思考了,只能被动的接受闷油瓶的动作。
一吻罢,暧昧的银丝从嘴角边流出,脸上因为缺乏氧气而涨的通红一片,然而我能感觉闷油瓶那只骨节分明而且没有什么温度的手往我的上衣里摸去,我一惊赶紧用手去阻止他嘴上也说道“小哥?你你要干什么?”
回应我的则是一声轻轻的笑声,闷油瓶抬头对我说
“我来证明我是不是性冷淡。”

或许,我真的是自作自受,自己傻傻的招惹了闷油瓶这颗定时炸弹,而且还把身体也给搭进去了。

嘤,这混蛋闷油瓶体力也太好了吧T T


*车请想象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