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立_狛日沼中

主松相关/数字一十四,长兄,马鹿/最近弹丸热:狛日/微all日/eva:薰嗣大爱❤
产出:文/涂鸦/自汉化/搬运(无规律更新
这里春立(◍•ᴗ•◍)lovelove~☆

尤赫#

  *请看完最新一集
        *无意义的产物,只是喜欢上尤赫就想写点什么缓解一下这份心情,毕竟唯一喜欢的百合还be了TUT



        尤弥尔有个喜欢的女孩。
  那女孩注视着人的时候总是会泛起一股温柔。
  但女孩自己好像不知道,也或许女孩知道但刻意隐藏了起来。
  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人们都是贪婪的,善意的帮助只会招来更多的麻烦,你不知道自己善意的举动换来的是善果还是恶果。因为你不知道你想帮助的人,是能解救众生的救世主亦或者会是个十恶不赦毁天灭地的恶魔......
  所以女孩的温柔,是不必要的,或者说是
  多余的。
  但是,女孩的温柔却又是她活下去的一种救赎。
  那女孩有着一张稚嫩但充满女性魅力的脸蛋,娇弱的身姿,耀眼的金发,说话时总是轻轻柔柔的。
  是一个如同玻璃瓷器般精致的女孩。
  她全身总是散发着母性的气息却也不缺乏年轻少女的活力,她绝对拥有着能俘获男人春心的魅力,一颦一笑也是那样惹人心动。
  尤其是那双透彻的蓝眼睛,总是睁着大大的看向别人,笑起来的时候瞳孔里也带着光一般好看。
  尤弥尔自己也不知道,当她看到女孩的笑容时,内心的那股冲动...
  其实就是名为喜欢的感情。
  为什么会对赫里斯塔的一切都那么在意,可能是因为她和自己太相似了,她们都无法为自己而活着。
  她喜欢和赫里斯塔呆在一起,女孩认真的表情也好,烦恼的表情也好,她都一一看在眼里。有时候女孩在她面前也会露出脆弱的一面,蓝色的瞳孔中泛着泪光,但是又会努力吸着鼻水不让自己哭出来。那时候她总会忍不住出言嘲讽她几句,但是女孩什么反应也没有只是看上去更加难过了,她只能叹口气,走过去把女孩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告诉她别哭了,那样子真难看。
  女孩往往会哭的更凶但是眼里的悲伤却消失不见了。
  她希望赫里斯塔可以更加的坚强。
  赫里斯塔的身世使得她总是比别人更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哪怕是隐姓埋名也依然如此,表面看不出来但其实尤弥尔都看在了眼里。
  赫里斯塔总是将死亡指向自己,为了救一个自己不可能救活的人而同时牺牲了自己,她为自己的死找好了“光荣”的借口,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自己能在别人眼里是个好人,那怕是死也要是有理由的死。
  所有的努力就为了死后的名声,真是太愚蠢了。
  做一个好人就那么让人值得开心吗?那么值得她为之付诸一切吗?
  这样固执的赫里斯塔她不喜欢,她只希望赫里斯塔能为了自己而活着,不要为了别人给自己找借口去死。
  赫里斯塔是个好孩子。
  但在她眼里赫里斯塔是个自私的坏孩子。
  她从没有想过自己死了以后,她口中好朋友的我会怎么样,她没有顾及到那些在乎她的人。
  好吧,赫里斯塔与自己其实是无关的,她怎样去做,怎样决定自己的生命不都应该是她自己的事吗?她尤弥尔又能决定什么?
  可是尤弥尔心里对这一事实却是嗤之以鼻,赫里斯塔的事就是我的事。这是尤弥尔在内心里早已决定的事实。
  她不许赫里斯塔那样轻易的死掉,她不许赫里斯塔放弃自己的人生,她不许赫里斯塔轻视自己......
  赫里斯塔是个好孩子,一直都是个好孩子。
  曾经那个对世事毫不在乎,托身于世外的自己早已经在遇见赫里斯塔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改变了。赫里斯塔那些愚蠢的想法被她反驳过一次又一次,但是最后陪着她干傻事的不也是她自己吗。
  尤弥尔的温柔是带着尖锐的利刺,如果不去深入就无法感受到的温柔,如同她给人带来的感觉一般,那温柔也是尖酸刻薄的。但是那温柔确实让人值得信赖依靠的,至少赫里斯塔这样想过。
  尤弥尔是个好人。
  虽然赫里斯塔在心里会这样想但同时还会带着一股奇怪的感觉在旁边,似乎还有些什么别的感情在里面,那感情刺在骨子里却用言语表达不出来。
  这感情赫里斯塔很陌生但是尤弥尔却明白,那东西名为爱情。
  和亲情、友情无关,那是两个陌生的人决定走在一起,牵着手渡过余生的证明。尤弥尔心里就是再清楚不过的知道,这感情是愚蠢的,没有意义的,但是却从来没有办法亲手扼杀掉它。
  她没有希望过赫里斯塔能明白她的这份感情,那是哑巴吃黄连的心情,但是不同的是她自己也不愿意承认。
  只能任由它在岁月里静静搁浅,直到这股感情随着时间一起消失不见。
  可她们两个的人生都注定无法岁月安好的度过,因为她们所生活的世界不允许她这样。未知的危险就在前面,她不知道自己能像这样毫无保留的陪在赫里斯塔身边多久,她明白那时间一定所剩无几了。
  当尤弥尔决定跳下塔并且暴露自己是巨人身份这个秘密的时候,她最放不下的就是赫里斯塔。
  她想嘱托的事太多,但最重要的还是希望赫里斯塔为了自己而活着。
  希望赫里斯塔没了她也能保护好自己。
  因为她早就做好最坏的打算。
  那是尤弥尔第一次看见那样惊慌失措的赫里斯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有点开心。至少这一刻赫里斯塔的脑子里却全都是她。
  因为赫里斯塔和那群家伙就在塔里,所以尤弥尔只好缩小自己的攻击范围和幅度,尽量不伤害到塔。做这样的事,自己果然也想被人当成好人呢。虽然这一点也不像她自己会做的事。
  而就是这样的自己,第一次被赫里斯塔给看出来心里所想。赫里斯塔大声吼出那句话之后,尤弥尔突然很想笑,终于说出一句像自己风格的话了。
  那一刻,她相信这样决断的赫里斯塔一定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当然还有一件自私的小事没有解决,不过现在看来也不重要了。
  被巨人围攻的时候,她隐隐听见了赫里斯塔的呼喊声。
  要活下去,想活下去。
  但是自己的身子却一直无法动弹,但她还是担心着赫里斯塔的安危。
  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自己早已从巨人的身体里出来了,而映入眼帘的就是赫里斯塔那张哭花了的脸。
  女孩哭着笑了一下,金色的阳光打在女孩的面孔上,给她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
  她告诉了自己,她的真名。
  
  干的不错嘛,以后一定要好好用自己的真名活下去哦,
  
  不过还有最后一个可能永远无法传达给你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
  希斯特利亚。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