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立

主松相关/数字一十四,长兄,马鹿/最近弹丸热:狛日/微all日/eva:薰嗣大爱❤
产出:文/涂鸦/自汉化/搬运(无规律更新
这里春立(◍•ᴗ•◍)lovelove~☆

【一十四】为茧(二)

“哦——豆丁太结账——”小松晃晃悠悠的靠着案板站了起来,嘴里这么说但是却朝着另一个方向喊着。“啊,这个笨蛋长男啊。”轻松走过来扶住完全喝的醉呼呼的小松,然后略带歉意的说:“豆丁太,今天也麻烦赊一下账啦。”
  豆丁太也一副见怪不怪的朝他挥了挥手说:“啊没事,大家看起来醉的都很厉害啊,还是先想办法回去吧。”
  案板上一眼望去,空松和椴松都是一副昏昏迷迷的样子趴在了两旁,但是却没有看见一松和十四松的身影“诶奇怪,那两个家伙去哪里了?”
  “啊一松哥哥和十四哥哥吗?他们早就回去啦。”椴松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句,手里还是抱着酒瓶不撒手。
  轻松的脑子也一片混乱,眼下麻烦的事也没处理完,也无暇去在意其余两个弟弟了。
  ***
  晚风徐徐吹过,带着一丝凉意。
  让一松的脸感觉到有一些痒痒的,但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手去顾及这个。
  耳旁传来轻微的呼吸声,十四松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而他的手则紧紧的架住了十四松的两条腿,将十四松牢牢地背在了身上。
  刚刚他就坐在十四松身旁,他并没有喝多少酒,只是看见十四松一直在旁边不吭声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又一杯的酒,直到他一头栽到案板上不动,他边站起身来,把十四松拉起来背在了身上。
  “十四松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去了。”
  “诶...知道了”
  一松转头简单的同一旁看上去有些醉乎乎的椴松说道,然后也不管一旁也同样醉的不成样的兄弟就径直离开了。
  一松缓慢的走着,心里却非常的混乱,十四松会喝到像现在这样醉几乎是屈指可数的次数。什么能让这个看上去没大脑的人如此在意呢?是那个女孩吗?
  因为被抛弃吗?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嘤咛,不等他反应一双手突然环住了他的脖子。
  “十四松?”一松试探性的问了一声。
  “唔....”
  环住他脖子的力气又增大了一点,而在耳旁传来了十四松的声音。
  “我好喜欢你,喜欢你。”
  一松听罢眼瞳放大,他以为自己听到了幻觉,而十四松的声音却一直重复说着喜欢。
  “十四松?你是醒着的吗?我...”
  内心的期待如雨后的竹笋一般涌起,这种感觉让他的嘴唇干燥了起来,开心、惊喜都交织在一块,那句话几乎就要破口而出时,却被他的下一句话打入了谷底。
  “我好喜欢你,从我第一次在海边遇见你开始就好喜欢你了...”
  他庆幸自己没有将那句话说出来,也痛恨着这样的自己,一松知道自己是肮脏而又懦弱的。从最开始他就是那只不愿意化蝶而飞的虫,沉浸在自己给的安全的假象中。
  他从来都不敢逾越那条线,他早该明白十四松嘴里的那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是他。
  “我好喜欢你,但是....但是我却不敢拦住你,我害怕我阻挡了你的幸福。”
  耳边依然是醉着了的十四松不停的倾诉。
  【十四松,我也好喜欢你,但你和我都是懦弱的人。】
  “我好想和你说其实我不想看到你和他能幸福,那不是我想的。”
  “我好想能....拥抱你,我好想你。”
  【十四松,我也好想抱紧你,可我不能。】
  “我爱你。”
  【我也爱你。】
  说完这些的十四松又是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一松从始至尾都是一言不发地背着十四松往家走,只是速度非常的缓慢。
  

       勇敢者,拼命的追赶着爱情,而我拼命的追赶着你。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