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立

主松相关/数字一十四,长兄,马鹿/最近弹丸热:狛日/微all日/eva:薰嗣大爱❤
产出:文/涂鸦/自汉化/搬运(无规律更新
这里春立(◍•ᴗ•◍)lovelove~☆

【一十四】为茧 (一)

  
  *有捏造剧情,注意避雷。
  每一只虫子在化茧成蝶时,都会面临一个选择,勇敢者选择大胆的展开羽翼飞向外面的世界。
  剩下一些,则会对未知的世界陷入犹豫与恐惧之中,它们害怕离开自己熟悉的世界,
  而永远将自己留在自认安全的“围墙”里,把自己与世隔绝开。
  而最终死在了阴暗潮湿的茧中。
  .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陷入了这个漩涡之中呢?
  ***
  “她说她过得很好呢。”. 少年平淡的声音传入脑中。窗外层层的云朵把太阳给隔开,沉闷的天气,也对应着他的心情。一松把视线从窗外收回,继又把头埋在双膝之间。而说话的少年因为没得到回应,以为是没听见,迈着步子就朝一松所蜷缩的角落里走过来。“一松哥哥!那个女孩信里说她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呢。”十四松蹲坐在一松面前,又重复了一遍。读信时表情中无意透露出的开心与惊喜,都被一松看在了眼里。
  良久以后,一松开口道“十四松,你现在很开心吗?”
  “嗯....那孩子能够开心的生活就够了,我也会努力像她那样更加开心起来!”
  "你想去见她吗......"
  “已经不用了,毕竟她也有她的生活。”
  一松抬头看向十四松,少年黑色的瞳孔闪烁着光芒,他知道十四松在说慌,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和他待的时间长了以后,其实十四松的情绪变化是很明显的,即便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都会从细微的动作变化中看出来。而刚刚他问出这个问题时,十四松的手同时微微的的抓紧了袖子,那是十四松紧张时就会下意识做出的动作。这些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你......”那句问话还没有出口,一松就已经放弃了,只是伸手像平时那样轻轻摸了摸十四松的头然后说“既然如此,那就认真的给对方回个信吧。”十四松嗯了一声,站起来又跑到书桌边准备开始写回信。
  【那你还喜欢她吗?】
  一松望着十四松的背影,眼神比以往更加的阴沉。那封信里写了什么,一松是知道的,他早就在十四松没拿到信的时候就偷偷打开看过了。而十四松说的也只是那信里内容的一小部分,信里不仅说了女孩的生活现状还提到了女孩在乡下认识的另一位男孩,信里附带着一张女孩和男孩亲密的合照,照片里男孩的模样有几分十四松的影子在,女孩走出了阴影遇见了更加适合自己的人,并且像童话故事一般和心上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好恶心,他都要吐了......
  他讨厌这样恶俗的情节,在他看来这样的故事除了当事人的自我陶醉以外,什么也没有。他微微偏了一下头,看见十四松一脸认真的继续写着给女孩的回信。
  十四松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吧......
  因为看他的眼睛就能看出来啊。
  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连眼睛里也只剩下对方的影子了;
  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一颦一笑都有对方的影子;
  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甚至可以为那个人改变自己。
  呐,十四松,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什么时候开始,大大咧咧粗神经的你开始注意形象打扮、开始一个人偷偷的对着空气练习对话、开始自己一个人研究好笑的笑话......
  第一次因为被一个人拒绝哭的那么伤心呢?
  都是因为那个女孩子吧。
  因为你喜欢她,无可自拔的喜欢上了她。
  愚蠢的,笨拙的,拼命的喜欢上了她。
  最终明明什么也得不到,还害得自己遍体鳞伤,即便这样你还是傻傻的喜欢她。
  十四松,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为什么只愿意痴痴的喜欢她一个人?
  为什么明明她已经有了别的喜欢的人了,还是不愿意放弃......
  为什么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呢......
  回头看看和你一样笨蛋的我呢?
  ***
  “一松哥哥,快点!哥哥们都在豆丁太的那里了!我们也要快点才行!”
  十四松站在玄关处朝房间里的一松喊着,外面的阴天依然不见有消散的样子,远处的电线杆上停留着几只通身漆黑的乌鸦。
  一松缓缓的拖着步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把白色的口罩往上拉了拉,低着头走到了十四松面前。
  “走吧。”
  “噢!”
  十四松转过头就朝门外走出,一路上一松就像以往那样跟随在十四松身后,一言不发。而这次十四松也一反常态的安安静静的走在了前面。在想她的事情吗?
  十四松异常的安静换来的也只是一松内心那股不安与慌张。他在害怕什么?害怕十四松会离开自己身边吗?离开家去寻找新的爱情吗?
  害怕无法再用兄弟的名义待在他身边吗?
  “呐,一松哥哥......”
  十四松率先打破了这个僵局,他缓缓的转头对一松道。
  “一松哥哥,以后也会离开家吗?”
  一松听罢不解的看向了十四松,却发现十四松很迅速的又将头转了回去一个人安静的走在前面。
  就好像刚刚谁也没人说话。
  像她一样离开嘛...
  tbc.

评论

热度(13)